皇冠官网

【皇冠官网】《去年冬天》观后感(一):全都是因为电影原声音乐跟很多人一样,最先告诉这部电影是因为听见电影原声音乐《命运的深渊》。那时候能听见的还是卡带,从封面模糊不清的信息里面,告诉了零星有了《去年冬天》这部电影。

原声带里电影台词及场景的零星段落剪辑,极致的融合在齐秦创作的音乐及合唱之间,闽南语、国语;流泪还有呼喊;铁路交汇道的警铃,构成了一个固执的记忆,从1995年仍然到昨天,才再一原始的组合而成了影音的全部。 或许是因为这样一种尤其艰苦的获得,难免会看得过于过分专心或绝望,实在太我没有办法一口气坚决看完了,继续的说这里,引荐给所有听过这个专辑的人们。 《去年冬天》观后感(二):那些香港废置青等候他们的必有琳琅们的悲剧!琳琅这个名字很好听得,但是她最差的年龄毕竟在监狱中童年,出来后早已几乎不适应环境现实的世界。

他的朋友,那些过去的激进分子早已被生活中的油盐酱醋茶所吞并,她的爱人同志早已有了家庭和安定的生活,她的经常出现是他所不愿看到的。但是丧失那么多,赢得那么惨不忍睹,如何尼克甘心呢?所以悲剧也是预见的。

谁造成了那样的悲剧呢,他的老师,他的情人,那个早已走火入魔的野心家,还是她自己的少不更事和盲从?现在手机是4G,5G立刻就来了,那些即将不吃哀饭的废青出来难道10G都出来了,那个声音幸福的警员的忠告决不是故作姿态,那些废置青应当想到这部电影,甘愿被政治裹挟是多么可笑,丧失的将是自己青春和权利,进账的将是无尽的懊悔!《去年冬天》观后感(三):影片讲解编剧: 徐小明 主演: 魏筱惠 喜翔 片长:122分钟 出品时间:1995 这是一部具有政治色彩的爱情片。琳琅是个激进分子,十年前因抛掷炸弹被关在监狱。在狱中,她靠自燃的政治激情和对前男友王戎的爱承托着,但王戎却已成婚并顺利地经营着一个咖啡馆。 最初王戎也是个台湾民权运动中的保守学生,1979年于高雄在与政府的流血冲突中逮捕,并将有可能判处判处死刑。

当时琳琅对他格外著迷,为替他杀掉而抛掷了炸弹。被释后琳琅去找王戎,但王戎却并不因看到她而快乐,而且展现出得既不热衷政治也没有兴趣修缮他们之间的关系。琳琅之后寻朋访友尝试着返回当初的时光,可看见是原本的激进分子们个个沉溺于舒适度的中产阶级生活。

最后,迷惑的琳琅不得已将王戎的孩子挟持,以引发他的留意。 《去年冬天》观后感(四):《去年冬天》 最先告诉这部电影就是指齐秦的专辑《命运的深渊》里,也就是这部电影的原声音乐音乐专辑。

那时候只是告诉徐晓明拍电影了部叫《去年冬天》的电影,特约齐秦给他的配乐和谱曲主题歌。 徐晓明的电影仍然没有看完,也不确切是什么内容,但这张音乐专辑却早已买了,里面的几首歌都十分难听,特别是在是《命运的深渊》。有时候听得着专辑里的电影片段,想象着只是部什么样的片子,每段音乐和台词经常出现在什么场景里。

仍然到了大约七八年前,再一在音像店看见了这部电影的VCD,当时感叹喜出望外啊! 徐晓明原本漏了一部家喻户晓的《霍元甲》,没想到他也拍电影了这样一部文艺片《去年冬天》。 这部电影应当却是一个悲剧吧。学生时代的琳琅与她的老师爱恋,但他的老师为了政治原因而逮捕。琳琅以为老师已被暗害,于是做到了炸弹去为老师杀掉,结果被关了十几年的监牢。

当琳琅刑满释放,大环境早于早已逆了,台湾早已不是从前的样子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同学整天无暇赚,她的老师她的爱人也早就仍然热衷政治,早就忘了她,成婚生子过上了“邪恶”的生活。沮丧之极的琳琅无法拒绝接受理想与现实之间如此极大的高差,不能自由选择丧生。

于是影片的结尾,在主题歌声中,救护车载有着琳琅消失在了远方…… 《去年冬天》观后感(五):我只是想要把梦烧光!!!初秋的夜被明月晕成了银灰色,清幽湖畔旁,雯丽和晓生一对恋人痛哭着。 雯丽:我早已跟我爸妈都摊牌了,非你不娶。 晓生:你爸妈怎么说,还是不表示同意吗? 雯丽:这回由不得他们同不表示同意了,我是铁了心的要跟你在一起了。

晓生:你和你爸妈也不要闹得过于坏,我们现在不是早已在一起了么,你爸妈只不过早已在渐渐妥协了,却是我是你的老师,老师和学生爱恋,少不了有闲言碎语,他们一下拒绝接受没法,给他们点时间适应环境吧。 雯丽:你说道,你知道不会总有一天爱人我,爱人我一生一世吗? 晓生:莎士比亚说道过,爱人是一种爱情的伤痛,诚恳的爱情总有一天会是一条平缓的道路。我愿为我这一生这一世都誓言平缓的享用着爱情的伤痛。

雯丽:你们男人都爱人这么说道,爱慕的时候,需要讲出这般讨人喜欢的甜言蜜语,可是到了厌烦的时候,说道出来的话也像刀子一样让人伤心欲绝。我想要,等你知道到了厌烦我的时候,你有可能什么也想跟我说道了。

晓生:怎么会呢?你早已是我今生最喜欢的女人了。你告诉吗?在遇上你之前,我也认识过其他的女人,有美丽的,有娇贵的,有狂野的,她们门徒有虚表,她们颓废致使,她们和你比起知道过于不像女人了,或者说过于像女人了,仅仅只是女人而已。可你,你却有所不同了,你在我心里,有那么一大块都是归属于你的,我放学睡觉走路召开睡,想要的都是你。

甚至在梦里喊的梦话,都是关于你的,我理解你的一切,我多元文化你的脾气,我珍藏你的青春,我想要让你忘记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天,你就是我仍然想的那个女人。 雯丽:你不介意我之前有和别人讲过爱情吗?男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女人,不是几乎属于自己的,而且这样的事情,不免想要一起就像心头的一块脓疮,我早已不是一个原始的女人了,我想让你和我在一起时,都带着隐隐的疼。

晓生:唉,这算什么啊,我也早已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会介意这些呢?我爱你,是爱人你的这个人,爱人和你在一起的感觉。我实在,你就是我的另外一个部分,没有遇上你之前,我实在我空虚,我迷茫,我活着了几十年不告诉为了什么。

可是自从邂逅你后,我实在我的整个人再一获得原始,我们就像一块在前世碎裂成两块的玉,在今生获得了拼接,获得了完满。 雯丽:你说道到玉,我回想了《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凄惨结局,我不期望我们也像他们那样。

我是想要,如果我们要在一起,就一定要只想的在一起,做到一对憧憬但是却恩爱的夫妻,你下班,我持家,一起买菜吃饭,然后像小孩子一样划拳,赢的人就洗碗做到家务,我们可以为一件新闻为一篇小说谈论半天,为哀伤的音乐而泪流满面。我们总有一天也不要和我的爸爸妈妈一样,成天不说道一句话,死气沉沉的连争吵都不叫醒,没感情只为生活而活在一起。

晓生:恩,说得对,我们要总有一天这么恩爱下去。对了,关上这个,想到我给你买了什么。 雯丽:呀?是围巾,红色的,真为漂亮! 晓生:呵呵,上次你说道过,小曼外面的那条红色围巾很好看,所以,我就托人去百货公司里买了了,这条红色围巾配上在你身上,更佳看。 雯丽:答允我,你这辈子都要对我这么好。

夜色自燃寂寞的城市 来来往往彩色的人群 姑娘你那红色的双唇 说道的是挖出在心里蓝色的悲伤 医院,雯丽和小曼。 小曼:雯丽,不要担忧,这家医院的医生跟我爸爸了解的,早已跟医生关照过了。

雯丽:谢谢你,小曼。 小曼:唉,当时我们都劝说晓生不要去打架了,可是他没想到不听得。现在早已都被抓进去四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没。

剩下你自己一个人挺着个大肚子到处跑,安心,我们大家都老大你盯着呢,早已告诉他过他们了,只要一有晓生的消息,就第一时间通报你。 雯丽:谢谢你,小曼。 小曼:你脸色好漂亮啊,要不要今天再行回家,等你身体养好了再说。

医生怎么还不出? 雯丽:小曼,晓与生俱来的信我早已看了。(流泪) 小曼:文丽,文丽,你怎么了?没人的,他没人的,我们正在想要办法从里面炒人了,不是早已有人敲出来了吗?安心,他没有事情的。 雯丽:我看完他从里面相赠出来的绝笔信了,是他自己决心说完的,他说道为了理想送还生命,是崇高的最出色的,这是他仍然想的,我之前也仍然劝说他欲他,可是他哪里有听过我说道的。我们谈谈的,在一起不分离的,可是他现在却这样不忍心的舍弃我了。

我不想这个孩子了,我想让孩子一降生没爸爸,在这个世界上苦难。 小曼:(流泪)雯丽,你就是过于爱人他了,你之前为他阴脉自杀身亡,为他离家出走,你告诉吗?我很惊讶。

因为你在我心里,仍然都是很美丽的,很冷艳的,有多少男人执着你啊!什么好的男人没啊?可是你却没想到讨厌上晓生这样的男人,他有什么啊?一个不切实际的爱情理想主义的失败者。你想到你跟了他以后,你的人生,是不是都逆了? 雯丽:(喃喃自语)都逆了。。

。。。

。 小曼:唉,我也不应说道这些,我只是想要让你想开点看开点,没他,你一样可以只想死掉的,等你把孩子流掉了,养好身子,我坚信,你一定会有爱人你的男人,你的人生不应当是现在这样的。 雯丽:为什么他在信里说道,让我只想去找一个男人,新的开始生活,怎么会他不告诉吗?没他,我活不下去了,因为没他,我也不原始了。

(流泪) 小曼:唉,雯丽,别想要了,医生来了。 审问室,雯丽和审问员。 审问员:我最后一次回答你,为什么朝我们的车扔到汽油弹?老实交代,是不是他们为首你来的? 雯丽:没有人为首我来的,汽油弹是我扔到的,惜没把里面的人活活,我何谓了,你们枪决我吧。 审问员:哼,枪决?你别装有神经病我跟你说道,你这样的年轻人我见得多了,都是屌不纳叽的,为了什么理想和主义搞破坏,告诉他你,到了这里来,你想要想杀,能无法杀,甚至连你怎么杀,都是由我们要求的。

明白没? 雯丽:我无所谓,当真他早已不出了,我的生和杀,伤痛和幸福,白天和黑夜,早已没什么意义了。我现在躺在这里,只是一具不会排便的躯壳,我的灵魂我的思想早已早已随他去了。

审问员:你说道你只想的一个姑娘,怎么就不会变为这样,我听闻了,你是为了那个叫什么晓与生俱来杀掉的,你说道你屌不屌,扔到什么汽油弹,现在是尤其时期,算数你莫名其妙,虽然没受伤着人,但是情节严重啊,就算不枪决,你也得关口个够戗,真是你的父母啊,这段时间四处托人健你,都那么大年纪了,你说道你,知道那么无所谓吗? 雯丽:我对不起他们,困难你告诉他他们,大恩大德轮回再行日报,我的这辈子,竟然我跟晓生一起回头了吧。我催促你们,惩办我,枪决我。好让我折断了这死掉的伤痛,没他,我在这世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虐待。 审问员:唉,还真为有不怕死的。

告诉他你吧,那个什么晓生没杀,他还关着,你说道你屌不屌?为什么就不出外面只想等他呢?非要搞出这些事情来才好,你就只想死掉吧。不过你们现在这样的情况,不要说道在一起了,闻个面都够戗。

谁又需要带上我回头回来 去年冬天那一场大雨 孩子你那天知道双眼 看的是大人挥之不去的伤心 黑暗的牢房,雯丽对着墙壁自语。 雯丽:晓生,你告诉吗?自从告诉你没死后,我大笑了。

这是你回头了三百多天以后的第一次的笑,我想要,如果你在身边,你一定会弗我笑得真为漂亮。 雯丽:我不告诉我来这里有多久了,晓生,今天我看到窗外的树枝上班车花骨朵来了,那是桃花吗?我还听到鸟叫的声音了,冬天再一过去了吗?你在就好了,你一定会告诉他我,那是什么树根,进的是什么花上,叫的是什么鸟,今天是几月几日了。 雯丽:晓生,这几天我总哭泣我们的孩子,他有这么低了,不会走路了,呀呀的嘟着嘴跟我要奶不吃呢。呵呵,他的眼睛像你,鼻子像我,嘴巴谁都不像,却很甜美,一大笑一起就遮住几颗长得白白的乳牙,他吃奶的劲可真狠啊,吸得我都疼了。

可是我却很快乐,知道好开心,真为期望再来可以看到,我们三个人都在一起了。 雯丽:为什么你不愿闻我,我每天晚上都想要哭泣你,为什么你就是不经常出现呢?晓生,我不惧怕你记得我,我告诉你会记得我的。

我只是好惧怕,好惧怕我记得你,我惧怕我记得你样子,你说出的声音,你说道的那些理想,晓生,帮帮我,让我今天晚上哭泣你好吗? 雯丽:这几天我经常在回想,我们的一切,我们是怎么了解的,怎么爱恋的。我忘记那时我于是以和别的男生妳,你是那么霸道,软从他手里把我抢走了过来。可是我怎么会这么爱人你呢?本来这一切,这一切的爱,都是应当你给我的。如果有一天,我们需要再行遇见,我要把你不吃了吐了鼻腔了,我要让你告诉,我是多么的想要你。

雯丽:晓生,我不告诉我还能坚决多久,在这个总有一天只有黑夜的世界里待着,我早已丧失了时间的概念了,我不告诉我在这里待了多久了,我只告诉窗外的花开花谢了好几回,我的脸上也开始有了皱纹,我的皮肤仍然平滑细致了,我的青春就这样丧失了吗?晓生,假如我仍然是我了,你还不会爱我吗? 雯丽:今天居然听见了你被获释的消息,知道好高兴,从那刻到现在,我仍然在大哭,我早已分不清楚伤心还是快乐,晓生,等着我,我们不是说道好了吗,我们要只想的在一起,我们还要生小孩,我们要去环游世界,我们要一起爬到最低的山,喝最烈的酒,看美丽的风景,我们要去协助那些必须我们协助的人。你说道过你的理想,很最出色,知道很最出色,我再也不会和他们一样劝说你了,只要我们还死掉,我们一定要把它们都构建了。 雯丽:忘记那晚,我挣扎欲你,我跪在来大哭着欲你,让你不要去,可是你为什么不听得我的。

你说道你爱人我,可是为什么你总是就让你要腊的那些事情,你这叫爱我吗?你不要再行跟我甩些什么人生大道理了,我想听得,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了。你无法抛下我,你不要抛下我。

我好想你,为什么你都不来看我呢? 雯丽:晓生,我想通了,我告诉你是怎么想要的了,你一定是实在你对不起我,你不肯来闻我。你好屌啊,我怎么会鬼你呢?我那么爱人你,你不是说道爱人一个人就要为他代价全部吗?我实在我做到得还过于好,我好想要用我的全部来爱人你,我好想要现在需要陪着你。你现在一定很寂寞很绝望吧?等着我,一定要在外面只想死掉,我会努力争取不来过来的。

我们不是说道好了吗?我们这辈子都要只想的在一起的。 雯丽:这段时间我经常在想要,人生究竟是什么?很久以前,我还是个全然的少女,我的生活也是起码陈晓东干干净净的,那时的花是梨的,水是辣的,草地是甜美的,天空是日出的,白云就像棉花糖一样甜美,风着我的脸,一切都好幸福啊。你说道过我的唇是粉的,是辣的;我的脸是帕的,是梨的;我的手是珍的,是粗的。你亲吻我时尤其用力,让我常常痛不上气来。

我常常躺在你的胸口听得你的跳动,它在“扑通扑通”的跳跃着,不急也不缓,你说道它每“扑通”的跳跃一下,就回应它在对我说道:“我爱你”。然后你还说道要听得我的跳动,你好喜欢啊,你的手总是那么有力,把我整个人都起身了绑了,如影随形,虐待着我,没走过。 雯丽:晓生,我刚忽然又回想,那天晚上在湖边,你说道的那句:爱人是一种爱情的伤痛,诚恳的爱情总有一天会是一条平缓的道路。是不是这条路就越不平缓,我们的爱人就就越诚恳呢,现在你在外面干什么呢?在想要我吗?唉,我好想要告诉他你,今天早上我一起以后找到,我杨家了。

办公室,电话里。晓生和小曼在通话。 小曼:你告诉吗?雯丽她刚有来去找过我,要你的地址。

晓生:你。。

。你告诉他她了吗? 小曼:我怎么能不告诉他她呢?为什么你都不愿闻她呢?不管怎么说道你们之前也好过啊,而且她还为你做到了这么长时间的哀,你怎么可以这么这样对她呢? 晓生:我说道过的,她为我浪费的十几年我会补偿她的,我给你的支票你给她了没?支票上的钱充足她下辈子的生活了,过去的事情都让它过去吧,我们新的开始很差吗? 小曼:那你也应当见见她啊,从她出来到现在,你仍然都躲藏着不知,你这样不会把她逼疯的。我们都是十几年的交情了,我期望你们都好过,你应当自己跟她把话说确切了。

她为你做到了这么多,不是那些钱就可以补偿的。 晓生:你们女人感叹,都慢把我逼疯了,我不是想闻她,我是害怕闻她,我害怕我闻了她以后,她把我给不吃了。

你以为我没感情吗?你以为我知道想要这么做到吗?我之前有试着跟她联系,但是她给我的感觉是:她傻了!我现在早已有老婆小孩了,我想做那些了,你再行拜托劝劝她,跟她说道,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不要再行死脑筋了。对了,你怎么把我的家的地址给她了?这样她不会去找我的。哎呀,怎么做的?女人感叹困难。 小曼:以后你们谁都别来忘我,我不管了!两个都是神经病! 酒店里,雯丽和陌生男子。

男子:你好久没做到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刚吓坏我了,你好可怕哦。 雯丽:恩。(吸烟) 男子:你刚刚从里面出来吧? 雯丽:恩? 男子:我有个朋友也刚刚出来,在里面待了好久,出来人都屌了,老婆孩子也不告诉去哪里了。

雯丽:怎么你们就可以这样退出了呢?当时说什么理想什么主义的是你们,现在又全部都反过来说我有神经病。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男子:你怎么了? 雯丽:我出来以后,我去找我当时的那些同学,那些朋友,你告诉他们怎么对我,他们把我当神经病。他们都记得了当时的他们是怎么样的。你告诉现在他们跟我说什么?叫我记得过去,只想生活!怎么有可能?(流泪)这些王八蛋,他们说道我“邪恶”了!说道我“邪恶”了?我是为什么进来的,怎么会他们不告诉吗?他们现在好了,有家有室了,我呢?我呢?我什么都没。

(痛哭) 男子:不要大哭了,你还可以新的开始啊,现在都逆了,和以前不一样了。想开点嘛。 雯丽:我不甘心你告诉吗?你会不懂的,会不懂的。

男子:我是不懂,你也别难过了,既然大家都这样了,你不是还死掉嘛,那就只想活下去了。里面那么厌你都熬过来了,还什么可以绝佳推倒你的,你说道是嘛? 雯丽:我是想不到,他也不会这么对我,为什么?我会他做到了这么多,为什么他要这么对我? 男子: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事情就是没答案的,我们自己就是问题的答案,也是答案的问题。

雯丽:最近我经常在想要,究竟知道是不是我出有了问题?他说什么的,我都听得,谈谈在一起的,我就在一起。我究竟有哪里做错了? 男子: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是非的,你不要这样想要了。

你告诉吗?你的问题还是出有在你自己身上,你不要为别人死掉,你要为自己死掉,这样,你的问题就解决问题了。 雯丽:为自己死掉,怎么有可能?我早已不有可能了,不有可能了,你会不懂的。 谁来停下来天上这场雨 谁能给我半透明的排便 走到这段人世的无情 我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转交你 晓生家,晓生和妻子。

晓生:怎么文文还没有回去? 妻子:怪异了,我打电话去学校,老师说道他放学就回家了。可是现在还没有看到他回去,不会会顽皮去哪玩游戏了?我让吴妈去附近的游戏厅找找。

晓生:最近是不是人来过我们家? 妻子:有啊。 晓生:哦? 妻子:你的一个杨家熟人。

晓生:杨家熟人?谁? 妻子:怎么,他没有告诉他你吗?你们以前蛮好的嘛。 晓生:究竟是谁?说道! 妻子:你怎么了,凶什么啊?是老王,以前你学校的那个王老师,他现在卸任当寓公了,他那个儿子王彼得不是仍然在美国当医生的吗?打算把他收到到美国去呢。

他没有告诉他你吗? 晓生:哦~~~哦,他呀,他~~~有跟我,有跟我说道过。 妻子:你怎么了,怪模怪样的。 晓生:没有,没人,最近工作整天,累官了。

那就没有其他人来过了? (忽然电话听见) 晓生:喂。 雯丽:晓生。

晓生:。。

。。

。。

什么事? 雯丽:为什么不知我? 晓生:支票你接到没? 雯丽:(落泪)为什么不知我? 晓生:这事,我跟你说道,你。。。

。。。

雯丽:(流泪)你不爱人我了吗? 晓生:恩~~~要不明天我们去找个时间谈谈好吗?只不过我。。。

我。。

。唉。 雯丽:你不要被骗我了,我告诉,你早已不爱人我了,我只是想要见见你,你为什么就不知我。

晓生:明天怎么样?你说道个地方和时间,我明天一定去。 雯丽:你不要被骗我了,你再会你孩子吗? 晓生:什么?你做什么啊?我告诉他你,你别乱来! 妻子:怎么了?出有什么事情了? 晓生:雯丽,你把孩子怎么样了?你说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雯丽:明天你来去找我,就可以看到你的孩子了。 雯丽家,雯丽和文文。 文文:我想要回家。

雯丽:欺,把这个蛋糕不吃了,我就带上你回家。你长得可真为像你爸爸。

文文:阿姨,你了解我爸爸? 雯丽:当然了,阿姨跟爸爸是杨家熟人了。那个时候你还没生出来,我就跟你爸爸了解了,你爸爸可坏咯。 文文:不准说道我爸爸坏话! 雯丽:呵呵,你叫文文? 文文:恩。

雯丽:你告诉阿姨叫什么吗?我也叫雯雯,不过我的这个雯,多了个雨字头,唉,多了个雨字水就多了,阿姨这辈子都是大哭多大笑较少啊。你的名字是你爸爸给取的吗? 文文:恩,阿姨,我什么时候需要回家啊? 雯丽:文文,你讨厌阿姨吗?要不要阿姨当你的妈妈呀? 文文:我不要,我有妈妈。

雯丽:你不欺了,妈妈不给你蛋糕不吃了。妈妈不会对你很好的,你爸爸就慢来看你了,我们三个人就可以一起快乐的过日子咯。 文文:(大哭)我不要,我要妈妈! 警察局,晓生夫妻和警员。

警员:我们早已都决定好了,到时你就这样进来,我们在你身上福了收看器,你在里面的动静我们都能听得获得。一有风吹草动我们的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冲进去维护你和孩子的安全性。 晓生:绑架者我了解的,我们之间不存在有误会,你们能无法也确保她的安全性。

千万不要损害她,她只是一时间想不开而已。 警员:恩,我们尽可能,将近适当的时候,我们会损害任何人的。 妻子:我就告诉,你以前的姘头一定会找上来,你还我文文! 晓生:不要闹得了好不好,我现在早已很烦了,我跟你确保文文没人,他会有事的。 妻子:晓生我告诉他你,如果文文出有什么事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警员:你们可以安静不会吗?我告诉他你,等不会你进来以后,应当竭力安抚对方的情绪,答允她的拒绝,聆听她想要说什么。千万不要乱动,我们就外面,我们不会维护你们的。

晓生:恩,我不懂了。 谁也会忘记我和你 较少了谁也没什么关系 穿越这片动乱的世界 害怕的是回忆历历很久难忘记 雯丽家,雯丽,晓生和文文。屋外,警员死守侯。 (雯丽拿着把水果刀架在文文的脖子上。

) 雯丽:别来无恙。 晓生:文文,你没人吧。 文文:(大哭)爸爸。

雯丽:安心,他好得很,我像对自己儿子一样对他。 晓生:你有病啊?究竟想要怎么样? 雯丽:呵呵,说道实在话,我现在我也不告诉我想要怎么样了。在里面,我就让出来以后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我天天想要啊想要啊,把头发都想白了,你想到我,我看起来比你小十岁的人吗?我实在我比你还杨家了。 晓生:雯丽,是我对不起你。

雯丽:在里面时,我经常想要,你怎么样了?受冻了,可怜了,在我的脑子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你有好多最出色的理想,我好愧疚和你在一起时,我们没一起去构建。 晓生:唉。

雯丽:(流泪)当初你说什么我都听得你的,你要这样你要那样,我说道的你听过没?你被捉了以后,我以为你杀了,我扔到汽油瓶,就是要老大你杀掉,直到我进来以后,我才告诉你没杀,你还死掉。我天天对着墙壁说道,等我过来以后,我一定要跟我老师做到一番大事,我天天把墙壁当作你,跟你谈我的点子,我告诉你一定会说道,雯丽,你再一长大了。我是靠着这个活下来的你告诉吗?(落泪)可是你现在无法抛下我一个人,你无法把我一个人丢下来,我没你我怎么办?(泣不成声) 晓生:这么多年了,许多事情都逆了,雯丽,我们新的开始吧。

雯丽:我什么都没,我还怎么开始啊?我连你都没了。我的这一生,就像做到了一场梦。

这个梦的主角不是我,是你!都是你!!! 晓生:雯丽,再行把孩子敲了,是我,都是我,不关口孩子的事。 雯丽:我们的孩子如果死掉,应当比他大吧,有十几岁咯,如果是男生,一定和你一样怕,四处被骗女孩子了。如果是女生,你说道,她不会和我年轻时一样可爱吗? 晓生:(流泪)雯丽,对不起。

雯丽:唉。 (雯丽忘了口气扔到了刀,晓生马上上前抱着起孩子上前往外回头。) 雯丽:(流泪)晓生,你不要回头,你不要回头~~~ (雯丽不由自主的去拉晓生。

) (晓生再一抱到孩子,缓着往外跑完,追赶了雯丽的手,惊恐的喊出) 晓生:干什么嘛你,你们女人怎么都这样? (晓生和孩子冲向了屋外。) (雯丽呆坐在地,幻觉间,拿着了地上的刀,割向了自己的脖子,血像艳丽的花朵绽开了,和她年轻时一样的艳丽。

) (警员马上冲入,被这景象惊住了。晓生闻讯后马上冲入了屋里,想要去抱着雯丽的尸体却被警员丢下了。) 晓生瘫倒在地呼唤着:雯丽,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雯丽,雯丽,你怎么这么屌?怎么要做到这样的傻事?雯丽! (可是,他喊出什么早已不最重要了,因为雯丽早已听得将近了,总有一天都听得将近了。

) 你 违反了誓言 是你 憎恨了誓言 是你 违反了誓言 是你 憎恨了誓言 如影随形 虐待着我 没走过 *半透明*于2008.12.。

本文来源:皇冠官网-www.theraptown.com